浅析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兼容问题

  “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原本存在矛盾。在马克思那里,二者的对立性显现无疑。而如何将两者有机地兼容起来,是社会主义改革探索的关键。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关系着中国的发展,民族的昌盛和富强。找到两者兼容的依据和途径至关重,二者双向渗透才能使社会主义兼容市场经济得以实现。 
关键词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兼容模式;启示 
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兼容是社会主义发展的重中之重,西方学者率先突破传统方式,实现了“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的联姻。但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由于其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性质决定了其自身的缺陷,所以这两种模式的兼容很难很好地发展,致使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次贷危机频发。而具有中国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则为社会主义兼容市场经济供了一个适合的环境。在当前全面向建成小康社会迈进的途中,探寻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兼容模式至关重。 
一、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兼容何以可能 
市场经济是适合社会化大生产求的生产力运行与组织的形式,同时也是人与人之间发生经济关系的作用系统。市场经济将生产力各素统筹分配,使之有效运行。所以,市场经济是在一定生产关系下,将生产力与社会组织有效组织的一种形式。 
首先,市场经济是一种将资源优化配置的恰当方式。经济学领域中,资源一直都是有限性与稀缺性并存的。这一定论,往往告诫人们实现资源的有效利用和最优配置。市场经济却内在地符合了这一点,资源在那里被利用到极致。而在合乎情理的宏观调控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其次,专业化分工能够在市场经济那里得以实现。工业时代以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如何有机地将分工合作协调起来至关重。市场经济在这时就充当起了分配机的作用,它在高市场主体专业化水平上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同时也将分工协作的主体积极地联结起来,将经济的社会化显现无遗。 
最后,生产关系与生产力这对矛盾的组合在市场经济那里被有效地调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历来是一对矛盾因素,将两者有效地调和,让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同时利用二者的矛盾刺激生产力不断向前发展,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市场经济内在地调节生产关系,将其协调统一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同时也刺激生产力向前发展,作用于生产关系,使之相互协调。 
总之,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市场经济,不仅有利于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断完善,创造出社会财富,同时也可以让市场经济的优越性得到最大的发挥。 
二、社会主义公有制究竟能兼容什么 
迄今为止,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兼容与否的争论一直根植于学术界这片肥沃的土壤。他们之间的分歧在于市场经济能否成为社会根本制度属性的一部分。否认兼容的学者认为,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看家犬,是公有制的天生宿敌,毫无兼容的可能。持肯定兼容的学者认为,市场经济就是一个中性的概念,在经济运行方式上很有效,二者完全可以彼此相兼。公有经济,包括国有经济都可以走上市场这条高速列车的轨道上来。其实,从开始的二者水火不容,到后来的二者相兼相容,市场经济都曾在实践的过程中给予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强有力的推助。毋庸置疑,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这一宿敌的历史演变对社会主义制度属性的最终确立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也是社会主义实践不断深入的有效证明。然而,在构筑以公有制为根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具体大厦的时候,我们对二者有充足的理解。马克思恩格斯就曾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用一句话表示出来,即消灭私有制。”在今天,我们可以解读出这样一种目标私有制度仍然是我们的宿敌。我们只有强大自己的公有制,尤其是加足国有经济的火力,才能消灭敌人。然而,这一问题的解决需我们重视这样一个逻辑前,那就是以公有制为根本的社会主义这个大家庭究竟能接纳多少前来做客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的容纳程度和方式究竟是什么。换句话说,我们胸有成竹的前和方式就是明确社会主义经济对于制度和方式的安排。只有准备充足,我们才能打赢宿敌,才能在经济运行遇到问题时找准方向,攻无不破,取得胜利。值得注意的是,时下一些人误认为公有制兼容的往往是内容,对于不同的社会制度却无法相兼相容,因此在实践过程中,遇到阻碍就会迷茫,甚至排斥市场经济。这不仅没有认清楚当下的实际情况,反而阻碍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进程。根据方方面面的材料和理论,我们有十足的把握相信社会主义这颗茁壮成长的大树,有能力在实践的过程中兼容并包,吸纳先进的经济发展方式和手段为自己捕捉营养,它的胸怀是博大的,兼容的方式是多样的。 
三、社会主义兼容市场经济的有效方式 
首先,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相兼市场经济关系。市场经济内的相互关系往往表现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中除了以私有制为主体之外,追求剩余价值也是其生产的目的。将市场经济关系引入社会主义关系注意引入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而非其剥削的本质。市场经济关系中,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是经济生活发生作用的基础,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也应通过市场关系、市场活动体现出来,把市场经济的活力和动力注入原有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中,加速经济生活市场化的进程。 
其次,按劳分配为主体的收入分配制度仍需坚持和巩固。社会主义集体利益的分配方式是主体,市场经济的分配方式受制于它的支配。按劳分配根植于社会主义的始终。它的分配符合人类的劳动规律理论,是科学的、能动的分配方式。在市场经济指引下,坚持按劳分配为主有利于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刺激他们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 
最后、充分发挥政府这双手对市场经济这条船的干预。国家能否干预经济,这一理论一经西方经济学家出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市场往往被冠以中性机制,这种理论的出恰恰适应了社会主义经济的需。它就像雨露一样,给社会主义经济带来了滋润的源泉。实践的历史证明市场经济本身存在着诸如滞后性、盲目性、自发性、不公平性等问题,这就必然求政府这双强有力的大手对经济进行得当的干预,制定合乎规律的规则、法律,来为市场服务,为市场指明方向,实现经济较好较快、良性的发展,减少或避免市场经济的诟病。值得注意的是,事物都有一定的“度”,物极必反,恰如其分最重。国家干预也注意强调这一点。过分地信仰国家干预的手段是万万不能的。如果过分推崇就容易走近计划经济的误区。所以合理地由国家这双手来调控市场经济这艘轮船至关重。既不能放任市场经济的盲目自由,又不能强制它、束缚它。只有掌握好合理的“度”,才能真正地占有经济,获得效益,避免出现目前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等相关经济领域的问题,正确地处理好国家干预与市场经济这对原本的矛与盾,将经济效益最大化,将社会主义兼容市场经济联合起来,使之服务于中国现代化建设。 
由以上所述我们可以得知,在社会主义发展的实践探索的领域中,社会主义兼容市场经济是可以而且应当实现的,二者相兼相容。但是,我们也应该辩证地处理二者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高度重视和利用政府这双强有力的手,理性地发挥它的调控作用,掌握好中国经济大船前进的方向。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经济发展这条国民的振兴命脉永葆活力。 
(作者单位上海理工大学社会科学学院)